保姆培训渠道少

黎秋珍告诉记者,除了详细信息核查,公司招人重点还在话家常,从聊天中看对方的眼神、手势、语气等,从聊的内容看对方的态度、思维等。健康状况可以从看三方面,自行去广州市防疫站开出的健康证附有照片,有效期为一年,公司相关工作人员也会带从业者去一级、二级社区医院体检,有效期是半年,证明上会签署公司负责人的名字,此外,雇主可以选择更多自费项目的体检。

80%都是二胎妈妈来住月子中心。天禧家庭服务有限公司阳晴晴指出,这些二胎妈妈集中在35到40岁,第一个孩子已经7、8岁,她们几乎都会聊到一胎时和月嫂的摩擦,我们也聘用过万元星级月嫂负责夜班,但他们要求的薪水高,脾气也很大。

记者从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了解到,目前广州家政从业人员约5、60万,已经有95后入行,行业年轻化。广州注册资金一千万以上家政公司13家,两百万以上的32家。

去年11月,行业协会对部分家政人员进行考核,100道选择题,理论和实操各占50%,合格率仅58%,她强调,这套考题高于国家标准,现在家政从业人员也有了大学毕业生、研究生甚至辞职的公务员。

毒保姆、保姆打孩子、保姆骗取老人养老金每一次负面,都给家政行业带来一次冲击,保姆两证可入职,准入门槛低,监管难成为家政公司最头痛的问题,口碑、信誉,一个负面就能拍死。一家专做月嫂的公司负责人说:我们公司不愿意做保姆,保姆培训渠道少,鱼龙混杂,出事的风险大。

刚出了保姆掌掴孩子新闻,我们最近每天下班后还要加班开会,讨论怎么应对。 广缘家政服务中心负责人黎秋珍直言,家政公司简直成了高危行业,我们找人,除了看证、核查信息,还得靠眼力,这叫买卖兼看相。

广州市家政服务行业商会会长李丽蓉告诉记者,家政行业从业人员随着需求增加,很多星级保姆、星级月嫂在技能上甚至已经超过外佣,但服务意识却很薄弱。

很多跨界发展,很多房地产、制造业、大型连锁酒店也进入这个行业,可以说前景很好。 广州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说。据了解,协会此前曾做过调研,2016年家政行业90%的投诉来自单干的黑户,广州地区有意向聘请月嫂的家庭占40%。

最常见的问题是,月嫂会一直抱着孩子,这样孩子就不会哭。一旦妈妈出月子,月嫂走人,父母就会非常苦恼,孩子不抱就会一直哭闹。二胎妈妈柳女士告诉记者,月嫂容易忽略孩子,特别是妈妈休息时监控不到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