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发当天一些牛奶为什么会出现变味

记者发现,虽然事情已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但家长们的不满情绪依旧存在。有些家长更是每天守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中,公开抵制经销商配送的营养餐,以致湴冲小学至今没有恢复营养餐的供应。

经过检查,只有4名学生发现有白细胞增多现象,其他的都没什么异常反应。李志雄解释说,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学生输液,主要是厂家的解释引起了家长们的恐慌,家长们怀疑小孩食物中毒了。完全是误会了。李志雄说,造成家长们对食物中毒深信不疑的还有医院的化验单。

厂家代表所说牛奶有轻微污染的解释经学校老师对外传出后,立刻引起了家长们的恐慌。从25晚上开始,家长们陆续来到学校,要求将小孩送医院检查。

李志雄介绍,由于学生都自述为食物中毒,医生开出的血常规送检单上都标注食物中毒,检验科出具的血常规结论单上也标注了食物中毒,这就引起了家长的担忧和恐慌,虽经医生解释也不能消除疑虑。

当天在现场进行指挥诊治工作的胡炳香表示,从临床观察来看,不像是群体性食物中毒。

晚上发高烧到39度,身上还开始长水痘了,后赶紧送到医院治疗。在长沙打工的六亩塘镇村民吴梅兰告诉记者,她的两个小孩当天也被发现有食物中毒症状。听说小孩怀疑是食物中毒后,吴梅兰马上请假从长沙赶回了涟源老家。

但也有官员认为,当天之所以会出现砸车和打伤校长事件,还夹杂着其他原因。

湴冲村历来矛盾纠纷众多,宗族派系错综复杂,这个突发事件发生后,众多村民是被少数人鼓动后参与进来的。这名官员说。

因为教育局对营养餐负有监管职责,如果出了问题,就要被问责。但要老师一瓶一瓶去检查牛奶是否完整,几乎很难做到。涟源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梁丹说。

如果牛奶在运送过程中被挤压坏受污染了,老师收货时完全可以发现,我们保证退货。王界成说。

这名官员还坦言,自从该市实施营养餐计划后,教育部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10月25日上午第三节课下课,湴冲小学发放营养餐,有几个学生反映,他们饮用的金健牛奶有苦味和酸味。学校老师立即品尝,最后确认这几瓶牛奶确实已经变味。学校立即组织全体班主任老师把学生未饮用的牛奶(生产日期为7月26日)收缴封存,并及时将相关情况报告给营养餐供应商和生产厂家湖南阳光乳业有限公司。

那么,这起营养餐中毒风波真相到底如何?六亩塘镇中心学校校长李志雄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涟源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就在疑似营养餐中毒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有村民将运送营养餐的配送车车窗玻璃砸坏,还有人将湴冲小学校长刘松岳打伤。当地官员在与部分村民代表、村干部进行座谈时,村民要求把所有学生送长沙医院检查,并质疑政府部门拿牛奶去娄底送检结果的真实性,要求自己控制库存的本批次牛奶,在场的几十个家长分别抢到1瓶牛奶作为样品保存。

当天13时左右,营养餐供应商与厂家代表共4人来学校调查处理,经观察检测后,厂家代表周杰锋解释说:7月26日生产的本批牛奶中,有少数牛奶在生产或运输过程中可能造成了轻微污染。

我们对这种配送式的营养餐已经失去信任了,不想再让这种劣质食品来祸害孩子了。希望学校能早日恢复食堂,将营养餐经费补贴到学生的午餐中去。有家长对记者说,他们抵制的不是营养餐,而是那些劣质的食品。

因为六亩塘镇一干部说,如果检查出不是食物中毒,以后的医药费由家长自己承担,可能家长对这句话有意见,所以有的家长作出了一些过激举动。涟源市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11月23日,法治周末记者就相关检测结果到娄底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所进行采访,该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能对送检的16瓶样品奶的质量进行负责,至于该批次其他牛奶是否存在问题,该所不能确定。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了许多《涟源市人民医院血细胞检验报告单》,这些报告单诊断栏目中,都被写上了食物中毒。有些学生的白细胞明显有增加,有些学生的血细胞检查属于正常。

牛奶在运输、储存过程中确实有可能会受污染或者发生变质。这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开抵制营养餐的还有六亩塘镇峦峰村小学,因村干部不同意运送学生营养餐进校,堵住营养餐配送车。该小学学生营养餐被迫停止供应一周,直到11月1日才恢复供应。

11月16日,六亩塘镇中心学校给娄底市食品药品检验检测所送检的牛奶有了检验结果,检验报告显示,生产日期为2012年7月26日的金健学生奶(朱古力味),菌落总数和大肠菌群符合标准规定,未检出有沙门氏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事发当天的检测费和医药费由学校垫付外,后面几天的一些医药费都是由家长自己负担。

而涟源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医院出具的食物中毒的诊断,使家长们的思想工作很难做通。

负责涟源金健学生牛奶配送工作的经销商王界成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透露,事发当天一些牛奶为什么会出现变味,原因至今没有查出来。他同时否认牛奶是在配送环节出了问题。

本来检查的是否是食物中毒,结果医院化验单上却直接写上了食物中毒,如今和家长们说不是食物中毒,家长们就不相信了。涟源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梁丹对记者说。

病历本和化验单上都写的是食物中毒,而且在诊治过程中,有医生还明确地告诉我,可能是食物中毒,两个小孩前后医药费花了数千元。这不是食物中毒是什么?对官方非食物中毒的说法,吴梅兰表示无法接受。

那么,湴冲小学营养餐中毒风波事发一个月后,当地村民对此事又持何态度呢?11月22日,记者来到在湴冲村进行采访。

梁丹同时透露,自从营养餐计划实施后,当地教育局为应付上级各种对营养餐的检查,光接待费就花了几万元,使本已紧张的办公经费更加紧张。